鸟是大自然天使,爱鸟等于爱自己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环颈山鹧鸪 Hill Partridge


——摄于高黎贡山

鸡形目 > 雉科 > 山鹧鸪属
GALLIFORMES > Phasianidae > Arborophila torqueola

描述:雄鸟:中等体型(29厘米)的橄榄褐色山鹧鸪。头顶及枕部栗色;耳羽棕黄;眼先及眉纹黑色,其上有一白线;下颊纹白色,前颈及胸之间有一白色带。亚种batemani颈具两栗色带黑色细纹。雌鸟胸部褐色,颏及喉栗色,头顶橄榄褐色带白斑。
虹膜—褐色至绯红;嘴—褐色至黑;脚—棕色至灰。
叫声:整个叫声是哀伤的哨音,重复数次,接以3~6个双哨音do-eat, do-eat…叫声越升越高如鹰鹃。在二重唱时,若雌鸟发出kwik kwik kwik kwik kwik叫声,雄鸟则回以一连串的do-eat叫声,高潮后骤然停止。
习性:常结小群穿行林地,在腐叶中翻找食物。受惊时悄然快速离开。
分布范围:喜马拉雅山脉至中国西部,缅甸及越南东京湾的西北部。

查看更多...

分类:鸟影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9

南行杂记 5.

      到大理刚过晌午。大理的天气清爽怡人,湛蓝的天空飘浮着洁白的云朵,明媚的阳光带着灿烂的微笑。
      ——我们在路边的风味小店,叫了两碗饵丝。我是第一次吃饵丝,感觉口感跟米线完全不一样,米线是滑滑的,有弹性;饵丝是软软的,有柔性。都是大米做的,为何口感不一样?通过上网查阅才知道:米线是用浸泡后的大米磨成浆制作的,饵丝是用米饭碾压(冲捣、揉制)成的饵块切丝而成。饵块和年糕的制作方法差不多,只是饵块是纯大米,年糕掺了一定比例的糯米,纯糯米年糕即糍粑。
      车峰峪是第二次来大理。这次所以要在大理逗留一日,主要是我没来过大理。在车峰峪的建议下,我游览了位于大理市北约一公里处的“崇圣寺三塔”。
      “崇圣寺三塔”包括“崇圣寺”和“三塔”。“三塔”高耸入云,远远的,我们就望见它那巍峨秀美的身姿。在“三塔”的引领下,我走进“崇圣寺三塔”景区。
      进入景区,首先看到的是“三塔”。具有古朴民族风格的“三塔”果然名不虚传。和谐的三位一体——三塔由一大二小三座塔组成。大塔即主塔,居中,两小塔南北拱卫——端庄素雅。主塔也称千寻塔(“寻”是古代的计量单位,1寻相当于8尺左右。“千寻”是形容它非常高),高69.13米。主塔东面正中有块巨石照壁,上书“永镇山川”四个大字,笔迹雄浑苍劲,稳重如山,透着一股“我自巍然不动”的豪迈之气。
      离开“三塔”,往前走一、两百米,崇圣寺——一座气势恢弘,气度非凡的寺院——便进入眼帘。眼下的崇圣寺是经过大规模恢复修建,于2005年4月才竣工的。重建后的崇圣寺集唐、宋、元、明、清历代建筑特色之精华。
      沿着寺院的中轴线,我依次观赏了大鹏金翅鸟广场、山门、护法殿、弥勒殿、观音殿、大雄宝殿、阿嵯耶观音阁,以及寺内的木雕艺术等。与我见过的其它寺院不同,崇圣寺专门设立了“财神殿”和“药师殿”,供佛教信徒等祈福。
      崇圣寺庄严肃穆,没有木鱼敲击声和僧侣们的念经声,也没有刺鼻的香火味——偌大的寺院,几乎没人烧香,也几乎不见僧人——就这一点,足以让我对大理这座城市刮目相看。
      关于“崇圣寺”与“三塔”的建筑风格、文化特点、奇闻传说,以及历史沿革等,网上资料不少,导游的讲解更是海阔天空。但我感觉有两点介绍的不是很到位:一是“塔”和“寺”,究竟哪个建在先?二是崇圣寺最后究竟是怎么毁的?
      第一个问题主要是建塔在具体时间有多个版本,而介绍时没注意——较常见的介绍是:三塔始建于南诏王劝丰祐时(公元824—859年),崇圣寺始建于唐开元年间(公元713年——741年)。但说到塔与寺的先后问题时,一般的说法却是,先有塔,后建寺——问题就出现了。
      第二个问题主要是资料不完备。不少资料明确指出,崇圣寺在清朝咸丰年间被烧毁。但怎么被烧毁的?没个说法。当然,也许是或肯定是我看到的资料太有限了。但不管怎样,“崇圣寺三塔”给我的印象相当深刻。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5

南行杂记  4.

                                                                     (一)

      去威宁是为了到草海拍摄黑颈鹤。我们下榻在离草海不远的宾馆,去了两次草海,看到了黑颈鹤,还有斑头雁、赤麻鸭等鸟类。但老天爷太不给面子了,一直阴沉着脸,不时还飘洒些细雨。“这种天气,不可能拍到好鸟片”,车峰峪说。尽管如此,车峰峪还是兴致勃勃地拿着望远镜,到各个拍鸟点观鸟。而我则喜欢漫步在草海边,欣赏烟雨蒙蒙中的草海,观看草海里的各种小生命的百态……
      期间,我们去城里转了一圈。街上行人稀少,放眼望去,到处是鳞次栉比的新楼房。城市在没有阳光的冬日里,显得特别宁静。
      原本打算在威宁住三晚,但气象预报气温将下降到零下4度,车峰峪担心路面冰冻,行驶困难,就提前一天离开了威宁。
      要离开威宁,我还真有些不舍,我喜欢朴实无华的草海,喜欢那里空气的纯粹,喜欢草海中悠闲戏耍的各类小鸟——神态悠然的黑颈鹤,成双结对你恩我爱的斑头雁,胆大机警的赤麻鸭——也喜欢鸟儿鸣叫着从头顶飞过……

                                                                     (二)
      离开威宁,我们前往大理。威宁到大理没有直达高速,上高速得到宣威。去宣威至少有两条路,车峰峪选择了一条近道。哪知道,那是一条盘旋的山路,刚解冻的路面,满是泥泞。
      车子在山路上盘旋而行,路上来往车辆极少,山下稀疏的村落黑白相衬,山体道边不知名的小树摇曳着婀娜的身姿,频频向我们招呼……顿时,我们有一种爽快的感觉。然而,曲折的泥泞路,毕竟难行,一百多公里的路程,走了近4个小时。
      好容易到了宣威,上了高速,不曾想,由于信息与实际情况的不相符——网上及服务区的信息告知今年11月30日宣威到昆明已实现全程高速。实际情况是,到了曲靖,还得下高速,驱车到另一站口,重新上高速——以及导航仪操作出错,在曲靖又浪费了半个小时。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3

棕胸竹鸡 Mountain Bamboo-Partridge



——摄于云南高黎贡山

鸡形目 > 雉科 > 竹鸡属

GALLIFORMES > Phasianidae > Bambusicola fytchii
描述:中等体型(34厘米)的灰褐色鹑类。尾长,外侧尾羽棕色,脸、喉皮黄白色,一道从眼后延至颈部的黑线与白色眉纹形成对照是为本种特征。上胸栗色,上具白色和灰色的点斑或细纹;下胸及肛周皮黄白色,上具心形黑色大点斑。雄雌同色。 虹膜—红褐;嘴—近黑;脚—灰色
叫声:雄鸟啼叫声似che-chirree-che-chirree, chiree。雌鸟也有不和谐的刺耳叫声。被赶时尖声大叫。
分布范围:印度东北部至中国的西南部,东南亚。
分布状况:指名亚种在云南及四川南部为不常见留鸟,栖于高草及竹林灌丛,由低山至海拔2000米左右

查看更多...

分类:鸟影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9

南行杂记 3.

      吉首市位于湖南省西部,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府所在地。吉首,原名为乾州(又名乾城),乾州古城距今有4200多年的历史。来到此地,无论如何得沾点古人气息。
     一大早,我们就去了古城旧址。古城的文化深厚,景致独特,尽管随着历史的变迁,景色景物都体现着不同时代的风貌,更不乏当代人的烙印。然,置身其中仍感觉古风拂面,古韵犹存……
      告别古城,我们直接驱车前往贵州威宁。
      吉首至威宁约700公里。路上的车辆不多,下午三点过后,我们进入到贵州毕节大方县境内。随后的遭遇,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先是前方忽现一股浓雾,很快,我们被这股雾气笼罩,除了一片白蒙蒙,什么也看不见。在魔幻影视中,浓雾里一般都会有妖魔现身,然后是英雄与妖魔大战。然而,我们的前方是什么,我们不知道。我们置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之中,感觉前面就是万丈深渊,但我们不能后退,我们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驱使着,一码一码向前挪动。这时,后面有一辆黑色小车赶到了我们前面,我们一阵窃喜,心想,总算有人带路了。我们跟着小车一闪一闪的尾灯,前行着……忽然,灯光没了,黑色小车消失了。车峰峪正纳闷——它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一闪一闪的微弱亮光又出现在了我们前面,但很快又从右边的岔路口消失了。我想到了恐怖小说中在灵车。
      雾越来越浓,虽然是下午四点过,却像是深夜,万籁俱寂。我们抑制住恐惧心理,慢慢向前挪动着。忽然,车峰峪发现,前面就是服务区。加油站的灯光仿佛是黑夜里的明灯。
      服务区空无一人,也没有车辆,所有的门都是关着的,如果没有加油站的灯光,这里也将是漆黑一片。然而,这里是安全的。
      想到刚才的遭遇,不免后怕,再也不敢冒然前行。“怎么办?”我问车峰峪,“先休息休息,再说”,车峰峪回答。
      不知呆了多久,终于有一辆大货车驶过。车峰峪灵机一动:“我们可以跟在大车的后面走,大车开的慢”。随即,他将车子缓慢开到服务区出口,等着路过的车辆。然而,何时才能等到路过的车辆呢?这段路,这个时候,车辆非常稀少。
      总算是我们的运气不错!没过多久,来了一辆大客车,紧接着的是三辆小车。车峰峪迅速跟上。大车的速度比较慢,车峰峪决定跟在小车后面(那三辆小车是一起的)。车峰峪死死咬住他前面的小车,紧随不放。就这样,我们终于到了威宁。
      ——我们这次遭遇的雾,叫团雾,又名坨坨雾,由于此雾出现时,像一个大口袋一样把整个车辆笼进去,也叫口袋雾。此雾被公认为最凶狠的交通杀手。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8

南行杂记 2

     上午八点,拎行李出门——退房。
      农庄庭院景物已镶上发白边框,望着庭院旁那大片墨绿桔树挂满火红桔子,我不禁心滋眷恋:昨天到达农庄已是黄昏,还没来得及欣赏桔园的风采,还没亲手采摘过桔子呢,怎么就要走了?我让车峰峪把车子开到大门口等我,我要到桔园转转。
      走进桔园,想采只桔子,但发觉,桔子都挂在高高的枝头,方便采摘的地方,已被人采了。我拍了几张照片,正打算离开,农庄主喊住我,让我带些桔子上路。感谢热忱好客的农庄主!告别农庄、告别桔园,我们踏上了路程。
      车子驰过30余公里蜿蜒堤坝公路,踏上高速公路时,一望无垠的鄱阳湖平原再次映入眼帘。很快,平原退去,群山出现。
      不知什么时候,车外下起了毛毛细雨。不远处的群山雾气蒙蒙,像是披上了青烟般的柔纱。渐渐地,雨越下越大,云层越来越低,天空越来越暗。傍晚过后,雨逐渐变小。
      从江西到湖南,感觉江西沿线的车辆比较少。但江西的服务区均有免费WIFI,而湖南的服务区都没有免费WIFI。
      约晚上九点左右,在吉首下高速。雨差不多停了,一出高速路口,就望见了别样在灯景:高高挂起的、以中国红为主色调的装饰物(有点像中国结),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非常喜庆。
     在吉首大学附近找了一家宾馆,相比昨日农庄,住宿条件自然较好。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5

南行杂记1

      今天,“南行”的第一天。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过了,但太阳仍未露脸,厚厚的云层遮住了太阳的脸庞,坐在行驶的小车看着窗外,感受到的是冬天的寂静。
      下午两点左右,我们到了南昌市五星农场,找了一家餐馆吃了午饭,就直奔鄱阳湖去了。
      我是第一次来鄱阳湖。尽管行前曾网查资料,知鄱阳湖面积有3100余平方公里,跨南昌、湖口、九江等11市县,但沿途走近她,仍吃惊不小:无边的沙滩、湿地,水天一色。我们的车子在堤坝上缓慢行走,忽然,我看到了一幅绝美的画面,我惊呆了!那么多的鸟,不同种类的鸟,它们嬉戏、觅食、休憩,它们(在湿地)散步、(在水面)盘旋、(在空中)翱翔…….那么悠然自得,虽然形态各异,姿势不同,却是那么美妙和谐。我想,这应该是鸟类的天堂。
      据说,世界上98%的湿地候鸟种群皆汇于此,有“飞时不见云和日,落时不见湖边草”奇观。
      我在车里再也呆不住了,我下了车(车峰峪驾车去另一拍摄点),并沿堤坝边走边观赏,像欣赏巨幅沙画。我也拿着相机拍摄,可惜我的拍照水平太次,难以表现眼前的美!
      吃晚饭时,听车峰峪说,以前选的拍摄点,已被人圈起收费了,半天要200元,因下午天阴,光线不好,他没去,只在“圈外”拍了几张记录照。
      车峰峪来鄱阳湖有N次了,几乎每年都来,主要是看白鹤。他说他喜欢白鹤。
      我们入住一家农庄。这家农庄的环境不错,有大片的桔园,只是住宿条件差,价格也不便宜。
      去农庄曾途见一处历史遗迹——清华大学江西省鲤鱼洲试验农场,又称清华大学江西分校旧址。该分校是上世纪60年代末创建的,分校总人数曾达2千余人。1971年10月,清华大学江西分校人员全部返京——历史带给我们什么,想必是众说纷纭。
      我是一个宅人,极少有旅行的冲动,这次,是否跟着车峰峪南行,一直有犹豫。终于,我还是带着些许的期待与兴奋踏上了“南行”之路。不得不说,一天的所见所闻,够我消化的。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3

明天出发,向南

      经多日酝酿,决定明天出发,向南去云南。
      这次自驾旅行,目的地是滇西的高黎贡山、那邦、瑞丽和滇南的西双版纳。去程会在鄱阳湖、草海和大理 这三地作短日逗留;回程打算绕行广西、深圳和福州。时间暂定2个月。
      云南的一些观拍鸟点已去过多次,无需细做“攻略”。再说时间也宽裕,基本可以“走哪算哪”。
      云南的冬天温暖,鸟情也相对较好,属休闲拍鸟两相宜。
      此次夫人会同行。她说,乐意将沿途的观感作些文字记录,并特意取网名:车辙。期待她的上佳文彩。
      明天出发,向南!
      祝愿一路顺利!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