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车峰峪首页
  2. 鸟语园

终于拍到它了

终于拍到它了
第二天上午10点多拍的片
终于拍到它了
第二天下午拍的片
终于拍到它了
第二天下午拍的片
终于拍到它了
第三天上午拍的片
终于拍到它了
朱缨花树

掐指算,之前已4次来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拍了不少鸟,但植物园的明星鸟——褐喉直嘴太阳鸟和紫颊直嘴太阳鸟却未能见到,这似乎成了一个让我郁闷的心结。

这是第5次来。行前就将目标鸟种锁定“褐喉”和“紫颊”,拍鸟的方式也作了调整:先只带望远镜和300/4镜“轻装上阵”在园区转转看看,找到鸟点后再拿600/4大炮拍摄。

第一天上午在“百花园”转了二圏,没见。中午去了“国树国花园”,也没见。之后,乘园内公交车去了东区的热带雨林景观区。下午四点多钟,重回“百花园”。

我在“百花园”某处的几棵“朱缨花”树前静候——因为在这树上看到了“黄腰太阳鸟”。据说,“褐喉”和“紫颊”也喜欢吸食这花蕊的汁,我想或许有可能“不期而遇”。但直到太阳西落,也不见我所盼望的“偶遇”。

回住宿的路上,意外碰见认识的植物园Jambo老师,问起“褐喉”和“紫颊”的事,他说几天前曾在“百花园”见到“褐喉”……。这增强了我在“百花园”找拍“褐喉”的信心。

第二天上午我带上600/4镜,再次去 “百花园”昨日呆过的那几棵“朱缨花”树前,期待“偶遇”。我也用微信给Jambo老师去了短信,询问见到“褐喉”的方位。他发来了位置图。我实地看了他提供的鸟点,这点离那几棵“朱缨花”树,直线距离不足60米。因此,我相信这几棵“朱缨花”树,很有可能有“褐喉”光临。

运气眷顾。上午10多点钟,见花树丛中有动静,用镜头看,是只绿头无红胸的太阳鸟——褐喉!?我赶紧按下快门,呵,拍到了!可惜,场景较暗,背景较乱。上午11点多钟还再次见到“褐喉”,但刚想移镜对焦,就飞走了。我发现,这鸟很怕人,不肯停立在花枝的稍头,喜欢钻入浓密的树丛。它的逻辑象是:我见不到你,你也就见不到我,这就安全了。因而老有树枝在前挡着,拍它只能等它移动瞬间。但“褐喉”只要见到镜头相对,就会迅速飞逃。

西双版纳植物园中午的气温达31度,阳光如炽,穿着衬衣都觉得要冒汗。有许多游客在树荫处休憩。园内还有不少人拿着画板、铺着画纸在绘画写生。我与其中的几位闲聊,一位操东北口音的中年男子说,他们学研的是工笔画,来自黑龙江,他们那旮瘩冷,所以来这写生,已有三个多月,一举二得。我心升敬佩:是啊,学什么、干什么都不容易,要有收获就得有辛劳付出。

中午找了个凉亭休息。下午三点半多钟,我再次去了那片“朱缨花”树。五点多钟终于又得到了二次机会,可惜背景仍欠佳。

第三天上午我又去“百花园”。或许是头天夜里飘过雨,这天上午的雾气较重,几十米外的树冠灰蒙蒙的,象披着面纱、羞于露脸的娘子。10点多钟雾才渐渐消散。上午11点半“褐喉”还来过一次,拍了,场景还不如昨日。唉,“褐喉”真不好拍。拍鸟,要有耐心也要有运气。

褐喉直嘴太阳在我国是2009年才被人发现的(2010年被正式确认为中国鸟类种的新记录),最初发现地也正是在这植物园。这鸟目前除了在西双版纳及临近的景洪市某地,别的地方还未见到,应属珍稀鸟种。

“褐喉”拍到了,“紫颊”在哪?希望相见的机会不会太遥远。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车峰峪,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birdlovely.net/%e9%b8%9f%e8%af%ad%e5%9b%ad/209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