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是大自然天使,爱鸟等于爱自己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滇西拍鸟日记:第八天

时间:2009年10月2日;地点:昔马古道、那邦农田
关键词:古道 那邦 拍鸟

      早上7点仨人仍去了宾馆对面的小餐馆用早餐。看天,裹着烟灰色厚厚的云。我担心有雨,问在餐馆用餐的一游客。他说,手机收到的气象预报短讯说“今天是睛天”。这信息让我舒眉。
      今天风入松和佛法僧计划去昔马古道观鸟,我打算送他们去后再到那邦农田拍鸟,可从那邦镇去昔马古道该怎么走,我们仨人心里都没底。问了小餐馆的老板,他也说不清楚。热心的餐馆老板找来一位开三轮的(一种当地的载客和送货的交通运送车)的哥,这位的哥是昔马镇人,熟悉路,也向我们介绍了走法,但我顾虑有叉道、易走错路、浪费时间,所以我要求三轮的哥带路,我的车跟着走。三轮的哥说,行。
      车跟着三轮的哥驶出那邦镇约1公里,遇上一个边检站。边防武警查看了我的证件,得知我们是去观鸟也就很快放行。车继续走了约1公里后拐入一条小路。这是一条免强能行一车的“机耕”路,路面长有野草,估计这路平常少有车辆行驶。我见路旁有一户农舍和一农妇,便问这农妇:这路去昔马能行车吗?她说,可以走。于是我们继续前行。但车走了百米,就遇路面埸方,车不能再前驶(小三轮车也过不去),无奈:风入松和佛法僧下车步行(去昔马古道大多是爬山路,据说此地去山脚也不远了),车调头。我与风入松说好,他们返回时给我来电话,我来此处接他们。
      我给了开三轮的哥50元钱(原说30元。我觉得这位三轮的哥挺热心,他曾有意免费带我们一程,是我坚持让他带路到车不能行为止,所以付费时多给了点),自己则加快车速直奔那邦农田。
      车到达那家院旁有枯树枝的农家小院已是上午8:30。我上午的目的之一,是想再拍“蓝须夜蜂虎”。我停下车就注视那棵枯树枝,但不知为什么,枝上无鸟。
      我在农家院内等了一个多小时,一直都没见“蓝须夜蜂虎”登枝,别的鸟也没来过。此时,天空的云已散去,太阳也已浓装登庭,骄阳剌生生地得让人睁不开眼。我想,我可能来晚了。我收拢了脚架,决定另去拍黄胸织布鸟的地方看看。
      车沿着昨日下午曾走过的路缓缓前行。车旁走过仨位背着书包的小男孩,还见有几位在河滩戏水玩耍。我明白今天是国庆长假第二天,学校放假,所以小孩也能来户外“放风筝”似地撒野。见一辆运沙的农用车驰过,我想,这不是放假了吗?怎么还跑?后意识到现在跑运输的都是个体户,赚钱是硬道理,哪还分什么长假,这节日长假都是为工薪阶层设的。
       我有到一个地方拍鸟先四处走走看看的习惯,所以当车路过昨天拍黄胸织布鸟的地方,发现巢和鸟都还在,我继续前行。忽见右侧一棵树上的巢竟也有黄胸织布鸟,这让我很兴奋,因为这巢比昨天拍的要近了很多。我急忙将车前行,找了一个地方掉头,使拍摄位移向左侧驾驶座窗,以便于拍摄。我拍了些片后,感觉在车内拍片的拍摄距离仍不算近,若将拍摄器材移出车外,放在那棵树的附近,使用摇控装置进行拍摄,既缩短了拍摄距离,也仍能对鸟不会产生大的惊扰。于是我将三脚架、相机和镜头放至离巢位约15米远处,调好构图和对焦模式等拍摄数据,此时相机距车的位置约25米。我试了试摇控装置,在我摇控的范围内。我设置好后,“端坐”在车内,开始用望远镜观察。
      黄胸织布鸟还是比较怕人,刚开始,鸟不肯上巢。半个小时之后,鸟开始活跃,之后也就“肆无忌惮”,我行我素了。估计是巢有破损需修补,黄胸嘴上常衔有长长的草丝,进出巢穴的频率也较高。上午我一直就在此处拍片。外面天热,我在车内打着空调,有鸟来就拍,感觉超爽。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55

[蓝须]夜蜂虎 Blue-bearded Bee-eater


摄于滇西那邦

法僧目 > 蜂虎科 > 夜蜂虎属
CORACIIFORMES > Meropidae > Nyctyornis athertoni

描述:中等体型(30厘米)的绿色林栖型蜂虎,蓝色的胸羽蓬松,嘴厚重而下弯。成鸟顶冠淡蓝,腹部棕黄带绿色纵纹。尾羽腹面黄褐。亚成鸟全身绿色。
虹膜-橘黄色;嘴-偏黑;脚-暗绿。
叫声:低沉的咕咕喉音及平调的kirrr-r-r-r啭声。
分布范围:喜马拉雅山脉,印度北部,中国南部包括海南岛,东南亚。
分布状况:为原始林及过伐林中的不常见留鸟,分布高度至海拔1800米。指名亚种于西藏东南部、云南西部及南部;brevicaudata在海南岛。

查看更多...

分类:鸟影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33

滇西拍鸟日记:第七天

时间:2009年10月1日;地点:上午榕树王,下午那邦农田
关键词:榕树王 那邦 拍鸟

      早上6:10分起床,7:20去吃早餐,用餐点还是宾馆对面的那家小店。早点我选了碗“牛肉米线”。餐间与店老板闲聊,得知他原是湖南人,前些年来此地打工,赚了点钱,娶了位当地的媳妇,于是安家、开了这家小食店。短短几年,就从“打工仔”成为小老板,让我不禁对这位店老板顿生几分敬意。
      餐后仨人再驱车去榕树王。昨晚用餐时我们仨人曾商议过“是否再去榕树王”的问题,最后的意见是:应再去。理由:虽说榕树王的鸟况不理想,但因是下午去的,下午的鸟况通常会比上午差;再说,假如上午的鸟况仍不好,有了全天观察,作为一份记录资料也比较完整。
      车在去榕树王途中的84.5公里路标处作了短暂停留。在这停车,是因鸟友的观鸟功略中说,这附近的一棵树的枯枝上曾有“红腿小隼”观察记录(这鸟目前国内没有鸟片记录)。我们仨人用望远镜搜索了附近的所有大树树冠的枯枝,但“传说”没有再现。
      车约上午8点到了大榕树的停车场。停车场空无一人,看场收门票的老头的住屋门锁着——老头还没来。我暗思衬:昨日老头收了我们共10元钱的门票和停车费,难道今天可以免票?
      风入松和佛法僧沿昨日走的右侧的道缓步上山,我快步径直去了昨天曾见到白眉棕啄木鸟的1公里处。我期待能再见到并拍到那只漂亮的白眉。
      不久,对讲机传来了佛法僧的呼叫。佛法僧说我走的太快了,错过刚才入口第三个大拐弯处附近的一波鸟浪,有好多种鸟,其中还有大小盘尾。她还说,她现正紧跟着鸟浪朝大榕树的方位走。
        听说有鸟浪、鸟浪还在移动。我想,佛法僧说的“入口第三个大拐弯处”,是指路旁有一废弃破砖房、地势稍平坦的地方,我知道这地方林子不密,光线较好,视野较开阔,是“榕树王”的一个较好拍鸟点;我想,既然鸟浪在移动,就有可能移回原来的经过处。于是,我赶紧下撤,回到那“入口第三个大拐弯处”,期待能“株守待兔”遇见折回的鸟浪,并有拍片的收获。
        我在“入口第三个大拐弯处”的附近一直守候至11点半。曾见过一只蓝喉拟啄木鸟飞,但没拍上;一只纹背捕蛛鸟经过,拍是拍到了,但遗憾的是“朝天版”;有一只黑喉石鵖鸟倒是常在我周围的低矮灌木丛和草丛中出现,但这鸟我在浙江常见。除此之外,没见有别的鸟。
        11点40分下山返回停车场,看场的老头见到我,便向我要门票费和停车费。我本来对岁数较大的人心存怜意,觉得他们不容易。但昨天曾见他住屋门旁挂着两个“织布鸟“的鸟巢,一问是售卖的,这让我反感。所以,我坚持我们没去看大榕树,不应再买每人2元的景点门票,只同意支付5元的停车费用(看场老头收门票和停车费,从不出据收款凭证,本身存在款项可全入腰包之嫌。但事后想:老头售卖鸟巢和收费不出具凭证的行为都是可以原谅的,因为老头没有什么文化)。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09

黑额树鹊 Collared Treepie


摄于滇西铜壁关

雀形目 > 鸦科 > 树鹊属
PASSERIFORMES > Corvidae > Dendrocitta frontalis

描述:体型显小(38厘米)的树雀。黑色的尾甚长,上背、背、下腹及尾覆羽棕色。黑色的脸与灰色颈背及上胸成对比。与棕腹树鹊的区别在额、耳羽、喉及尾黑色,腰赤褐色。与灰树鹊的区别在腰赤褐色,翼上无白色点斑,尾近端处无浅色带。
虹膜-红褐色;嘴-黑色;脚-黑色。
叫声:典型的树鹊的那种宽域的不协和音以及金属般乐音。
分布范围:喜马拉雅山脉、缅甸北部及印度东北部低山。
分布状况:在中国属边缘分布。西藏东南部(墨脱)及缅甸一云南边境的高黎贡山有记录。

查看更多...

分类:鸟影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88

滇西拍鸟日记:第六天

时间:2009年9月30日;地点:上午那邦农田、下午榕树王
关键词:那邦 榕树王 拍鸟

      今天上午计划去那邦镇附近的农田观拍鸟,路途较近,所以昨晚仨人商量早上7点用早餐。
      我们选择了宾馆大门对面的这家早餐店,并在店门口的四张餐桌中选了一张小餐桌坐下。该店里早餐备有饵丝、米粉丝、豆浆、油条和菜包、肉包。我们点了豆浆、油条和两笼菜包。这家店的豆浆挺浓,油条也炸得金黄可口,感觉不错。
      店主(也是早餐的主厨)是一位约30岁的小伙子,亦是一位对观鸟人不眼生的人。因为我们刚坐下,这小伙子就主动与我们搭话,说,你们是来看鸟的吧。我们说是的,你怎么知道?他说,看你们这身打扮,我就知道是来看鸟的。你们来得好早哇,一般来这看鸟都要11月份以后,特别是12月份前后来的人很多,还有不少老外。我问,他们也都来这吃早饭吗?小伙回答:那当然。外地来,大多住这家宾馆,我这店挨这宾馆最近,开店时间也最早,他们自然愿意来这。我想,也对,这家店开门早(我发现这家店6:30就开门,并备好的部分早点),对早行的鸟人确很有便利。
      用完早餐、佛法僧结帐后,我们驱车去了那邦镇镇口的一个小村子。这村子及附近的大片农田,在鸟人的功略里称为“那邦农田”。这地方佛法僧前年曾来过,所以我们找起来并不费事。我们将车子停在村口旁的一处荒芜、空旷的场子后,便开始了“分头行动”。
      在入村的小桥口,佛法僧告诉我,之前的绿喉蜂虎是沿桥旁的小路,在右侧100米前的那些电线上看到的。于是,我按佛法僧给我指的方向,过了一条小溪沟,朝一片长满齐腰深野草的荒地走去。穿过草地,没发现绿喉,但却发现这片荒草地的一角堆了很多土,一角还堆有些建筑用的砂石料;一角有一间房,房旁的绳杆上凉晒着衣物,房门边还躺着一条狗,并已有一条便道与公路相通,估计这地方已有用途。我想这片荒草地的生境已大变,绿喉可能不会愿意再来这。
      我转而沿一条小路朝村子走去。
      这村子不大,估计只有几十户农居。农居的房前屋后都种有不少树,还有些菜园子,路上很少遇见行走的村民,只有一些鸡鸭和小猪、小狗在四处闲逛。这村的狗也怪,遇见我这样的生人竟不狂吠,这也让我对这村顿生好感:这村好,连狗都对人友善。
      在村子的几处转悠,除了几只麻雀,没听见别的鸟鸣,不知鸟都去了哪?抬头四望,忽见一棵枯树枝上有三只鸟,用望远镜细看,原来竟是绿喉蜂虎和蓝须夜蜂虎,这让我大喜,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急忙朝枯树的方位靠近,发现这树离一家农居比较近,摄角也相对较好,于是我走进这家院子。院子有人:一位是约二十五、六岁正在清扫院子的青年妇女,一位是在逗小孩玩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位在骑玩具小车玩的约五岁的小孩。我主动与那位中年男子打了个招呼,说是拍鸟的,想进院拍那树上的鸟(我指了指那棵树)。那位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说,好,进来吧!我说了声,谢谢!便赶紧在院中架开三角架,对枯树上的鸟进行急速拍摄。
      拍了一会片后,因见树上只剩一只蓝须夜蜂虎,我觉得再拍也没多大意思,所以我取出折合小凳,在三脚架旁坐下,想等有鸟多些的场景再拍。刚掏出烟,见那位中年男子也抽烟,于是我起身给那位房主(我是这样想的)递上一支香烟。房主接烟后,我趁机与他拉开了家常。我说,你这院子不错,挺干净的,您房子也挺漂亮(我指了指院内主人住的一幢较新的、三开间的、二层木结构的小楼房)。那位男子说,还行。我说,你小孩挺漂亮、很可爱。他说,这是我的小孙女。哦,我脸有些发烫,自惭口误了,便说,那您不错,孙女都这么高了,他憨厚地笑了笑。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189

灰树鹊 Grey Treepie


摄于滇西来凤山

雀形目 > 鸦科 > 树鹊属
PASSERIFORMES > Corvidae > Dendrocitta formosae

描述:体型略大(38厘米)的褐灰色树鹊。颈背灰色,具甚长的楔形尾。下体灰色,臀棕色;上背褐色;尾黑,或黑而中央尾羽灰;腰及下背浅灰或白,两翼黑色,初级飞羽基部具白色斑块。亚种在细部上有不同--sapiens,sinica及insulae腰白,尾全黑;指名亚种中央尾羽基部灰色;himalayensis腰灰色,尾较长,中央尾羽灰色,仅尾端黑色;insulae体型较小,色彩暗淡,初级飞羽白色斑块也??br>虹膜-红褐色;嘴-黑色,嘴基灰色;脚-深灰色。
叫声:粗犷的金属般铿锵声klok-kli-klok-klikli。也作粗哑乐音,告警时叽喳作叫。
分布范围:喜马拉雅山脉、印度东部及东北部、缅甸、泰国北部、印度支那北部和中国华中、华南及东南。
分布状况:亚种himalayensis于西藏东南部及云南;sapiens于四川峨嵋山及邛崃山系;insulae于海南岛;指名亚种于台湾;sinica于华南及东南。甚常见于中国东南部中高海拔400~1200米的开阔林间,但于喜马拉雅山脉分布可至 2400米。
习性:性怯懦而吵嚷,立于低处等待猎物,于地面或树叶间捕食,常在树冠的中上层穿行跳跃。有时吵闹成群或与其他种类混群活动。

查看更多...

分类:鸟影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39

滇西拍鸟日记:第五天

时间:2009年9月29日;地点:铜壁关、那邦
关键词:铜壁关、拍鸟、那邦

      早上7点,仨人在住店的一楼餐厅吃早餐,要的还是饵丝,3元一碗。价还便宜,也有不少调味料可自选,但我感觉不如腾冲的那家店好吃。
      约15分钟后驱车离店,天还没完全亮堂(这地方的太阳似乎比浙江起身稍晚)。我们车走的仍是去那邦的S318省道。车载GPS显示:铜壁关乡(我们住的地方)至那邦约38公里。我们这天要去的是途中64.5至68公里处(观拍鸟)。此去64.5公里处,约16公里。
      车经过一个叫铜壁关的收费站,再前行约8公里,见到了一块“64公里”小路标。风入松见路边的林子有鸟况,与佛法僧在此下车。我驾车继续前行,在64.5公里处停车。
      见路旁竖着一块大牌,是铜壁关保护区的告示牌,牌上文字大致意思是:这为省级自然保护区,进入后须如何如何。之前,我曾想鸟人们的“功略”为何都说在64.5公里处下车观鸟?到此见此牌才明白,原来铜壁关保护区,从这开始算。
      我取出摄鸟器材,刚架好机镜,就遇见了“叽叽喳喳”的一波小鸟浪,有银耳相思鸟、短嘴山椒鸟、枊莺、黄绿鹎和凤头雀嘴鹎等。但这些鸟在树枝上窜溜得真快,有的鸟没等我相机定格,就不见了影。
      风入松和佛法僧也到了64.5公里处。于是我们都开始步行沿公路两侧的林子向68公里处移动,找鸟、观拍鸟。
      上午,我除了在64.5公里处拍了记录版的银耳相思鸟、短嘴山椒鸟、凤头雀嘴鹎及天上飞过的林雕,还去了65公里处的一条朝山下拐的小岔路。在这条岔路据说通往一个小山村。我在这条岔路走了好长一段,但除了一只灰背燕尾,没拍上别的鸟。
      中午11:50,我与风入松、佛法僧在65.5公里处汇合。仨人正边嚼着“法式小面包”,边交流各自上午的“战绩”,风入松忽说,那一棵树枝上鸟象是“塔尾树鹊”!我和佛法僧赶紧按风入松所指的方位,对镜头、按快门,满怀喜悦。后风入松查对图鉴,感觉不象,仍是“古铜色卷尾”,空欢喜一场。
      12:50分,眼尖的风入松又在66公里处的一棵树上发现了“黑额树雀”。这鸟也较罕见,我也拍了片。可惜树高,又是顶逆光,片子质量不好。

查看更多...

分类:鸟语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03

大拟啄木鸟 Greater Barbet


摄于滇西来凤山

形目 > 拟啄木鸟科 > 拟啄木属
PICIFORMES > Megalaimidae > Megalaima virens

描述:体甚大(30厘米),头大呈墨蓝色,嘴草黄色而特形大。上体多绿色,腹黄而带深绿色纵纹,尾下覆羽亮红色。
虹膜-褐色;嘴-浅黄色/褐而端黑;脚-灰色。
叫声:通常叫声为不断重复的悠长piho piho声,但也发出其他叫声,包括对唱时粗声大气的反复的tuk, tuk, tuk叫声。
分布范围:喜马拉雅山脉至中国南部及印度支那北部。
分布状况:留鸟。在中国南方的常绿林中相当常见,可至2000米以上的中海拔地带。指名亚种为留鸟,分布在北纬30°以南;marshallorum在西藏南部;clamator在云南怒江以西;magnifica在云南怒江及澜沧江之间。

查看更多...

分类:鸟影园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87
澳门赌场欧洲老虎机全讯网址博狗娱乐娱乐城全讯网娱乐城澳门赌场娱乐城现金网欧洲老虎机网上百家乐赌球网澳门现金网赌博网澳门赌场赌球网赌博网站赌博网赌球网博彩公司娱乐城现金网全讯网太阳城娱乐城澳门赌场澳门赌场玩法澳门真人赌场澳门赌场赌球网赌博网欧洲老虎机全讯网现金网澳门赌场太阳城娱乐城澳门赌场玩法